河北快3大小走势图百度乐彩网官网|河北快3开奖结果今天和值

段奕宏 | 自卑與自信都來自于他的角色

從當年局促不安的小鎮少年,到如今豁然開朗的熒幕硬漢。段奕宏的自卑與自信都來自于他的角色,在第55屆金馬獎的后臺截住了他,與“老段”聊了聊生活給予他的歷練。

段奕宏 | 自卑與自信都來自于他的角色

段奕宏

ESQ:《 暴雪將至》沒拿到金馬獎最佳男主角遺憾嗎?

段奕宏:其實我不太在意我是不是最佳男主角,這不是一場博弈,所以也沒有輸贏的說法。對我來說,能入選其實就是最好的認可,我只是希望能通過這種有影響力的平臺讓更多人看到華語電影的現狀,更多人來知道還有這么一部作品,這也是我這次來臺灣的意義。

ESQ: 我看到您在公布徐崢得獎的時候叫了聲好……

段奕宏:是的,這是非常真心的。我為徐崢叫好,我為大陸的電影和演員們叫好。徐崢很出色,他確實具備最佳男主角的一切素質,有演技,有生活,有能量。我們都是從小人物一路摸爬滾打過來的,別人感覺我們是幸運兒,現在有這么多人認識我們,不愁戲約。可實際上,恐怕只有我們才知道在這一行走到今天有多么不容易。

ESQ:《 暴雪將至》的拍攝環境很艱難,對吧?

段奕宏:這電影我拍了兩個月,幾乎是泡在雨里拍完的。余國偉是我在電影里的角色,90年代一個不起眼的工廠里的小工人。我開始還總是擔心自己到底能不能回到那個環境、那個年代里頭去,生怕有違和感。拍攝第一天,我一下車,陰云密布,還有雷聲滾滾,沒多一會兒,雨就劈頭蓋臉地砸下來。我一看,好嘞,余國偉的感覺找到了。

ESQ: 想到過自己會憑這部電影拿到東京電影節最佳男演員嗎?

段奕宏:其實那時候我已經沒有心情去想這些了。計劃去東京電影節之前的幾天,我的父親突然離世。我接了電話就匆忙往家里趕,到家發現人已經沒了,我連最后一眼都沒看見。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沒去東京電影節的紅毯,趕在頒獎禮的那天到了現場,公布獎項的時候,我迷迷糊糊的,還沒有完全從失去至親的情緒里頭出來。主持人和嘉賓公布獎項,都是在用日語,我也聽不太懂,就看見周圍的人都望向我,鼓掌,聚光燈聚向我的臉。我站起來,都不記得自己在臺上說了什么,我當時最想說的是希望我的父親能看到這個站在臺上的我,也許他會走得更幸福一些。

段奕宏 | 自卑與自信都來自于他的角色

段奕宏

ESQ: 父親在你生命中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段奕宏:我父親最早是不同意我學表演的。在我的家鄉那樣一個閉塞的西北小城,學表演是一件可望不可及的事情。年少輕狂嘛,我就跟家里說自己想去北京闖闖,可家里人大多數會覺得這是一個孩子的一時興起。后來我逃也似的從家里頭跑出去,撂下狠話,說:“ 你們不讓我去北京我恨你們一輩子!”現在想想挺傷人的。讀中戲之后,我每年都考第一,拿到成績單的第一件事兒就是寄給家里頭,給爸媽看看,也是憋著一股勁兒,心說,給你們看看你兒子行不行。

ESQ: 后來你們父子就當年的事情聊過嗎?

段奕宏:我爸不是個擅長表達內心情感的人。我闖出點兒名堂之后,每年會把父母接來北京住一段時間,我是想多陪陪他們,父母總說不用,說你太忙,把精力用在工作上,別擔心我們。實際上他們見到我又高興得不得了,我懂老人的那顆心。

ESQ: 你說你在中戲每年都考第一?

段奕宏:是,因為我考中戲太不順利了,連著考了三年才考上。那個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矮子,別人伸著手就能從桌子上取走的蘋果,我要踮起腳,使勁兒伸直胳膊,才能顫巍巍地拿到手。我生怕這個來之不易的蘋果丟了,只能拼命把它攥在手里。

ESQ: 小鎮青年到了大城市的感覺?

段奕宏:那時候的我是個極度自卑的人,神經非常敏感。中戲校園太大了,有錢的,長得帥的,出身好的到處都是,我走在當中太不起眼了。那會兒我的同班同學小陶虹跟我走得近,因為我倆是排練的搭檔。她是花樣游泳運動員出身,當時在學校里已經是名人了,人長得也好看。跟她演出我總怕自己不夠好,于是背地里反復地練習,改新疆口音,努力背臺詞。我心說:跟這么個有名的同學一起演出,一旦栽了,給人家也丟人,我這輩子就抬不起頭了。

ESQ: 所以你在大學的時候有點兒.?

段奕宏:是啊,現在有時候跟過去的同學聊天,我愈發感覺上大學時的自己還挺好笑的,憨。微不足道但是生怕被人忽視,想證明自己又苦于無門,憋著一股勁兒只能沖自己發泄。現在有時候我去演一個平凡的小人物的時候,我就會把腦子里那個20歲出頭的自己調出來,讓自己回到那種情緒上,像是一次系統還原,那種感覺一下子就冒出來了。小陶虹那時候問我,說段龍(段奕宏在大學時的名字),你怎么總是苦大仇深的?放松點兒不好嗎?

ESQ: 好多演員都是很敏感的,對吧?

段奕宏:演員就應該是敏感的。就好像我現在坐在這里跟你聊天,但是我會時刻去留心觀察身邊的每個走動的人,他們是不同年齡不同職業的人,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故事,也許我在之后詮釋某個角色的時候,就用得上。別小看這種點滴的積累,這很有趣也很有用,你的大腦會形成一個資源庫,當你扮演某類角色的時候,這些資料翻出來對你都有用。

段奕宏 | 自卑與自信都來自于他的角色

段奕宏

ESQ: 我知道你最早是《戀愛的犀牛》的男主,是舞臺劇的男一號。但大多數人對你的了解是從電視劇《士兵突擊》開始,對吧?

段奕宏:怎么說呢,袁朗這個角色戲份不多,但很容易被人記住。拿到劇本的時候,康洪雷導演跟我說:這次你要演的是個特種兵。我說我能做什么呢?他說,你要跟大家參加訓練。我想,只訓練怎么行呢,特種兵肯定跟普通士兵不完全一樣啊,于是我就去云南待了半個月,自己訓練自己,曬太陽,跑步,練習力量。十幾天下來,人黑了,糙了,線條也更明顯了。這樣大家才會相信我就是袁朗,才會相信袁朗真的是個“兵王”。

ESQ: 那時候開始有自信心了嗎?

段奕宏:對于演戲,我始終有自信心,第一是因為我喜歡,第二是因為我真的敢拼。我會勸自己:你是個演員,做好這個角色就行了。有沒有錢,夠不夠帥這些條件不是衡量你成功與否的標準。2003年,我演了王小帥導演的電影《二弟》,這片子很少有人看過,但當時還拿了個印度新德里電影節最佳男主角,那是我第一次在國際上拿獎。當時王小帥跟別人介紹我,說了一句:這小伙子啊,演什么像什么。我聽完心里就踏實了,這是最好的贊譽,比夸我帥或者有錢都重要,我當時就不迷茫了,金錢和外在并不是價值的全部體現。

ESQ: 打從這兒開始,.這病就自愈了?

段奕宏:對,還有個事兒,其實是因為演《白鹿原》里的黑娃。很多人到現在都認為我是陜西人,其實我是新疆伊犁人。這是我第一次用方言演戲,我發現其實跟角色比,語言也不值一提,只要你的角色是活生生的,無論他說什么話,用什么方言,你都會感覺這個人物是鮮活的。差不多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我也不太糾結說話的時候不自覺帶上的新疆口音了,所以你看,有時候把當年最困擾自己的事兒想明白了,一切就云淡風輕了。

ESQ: 很多人覺得你的角色都是正面的,硬漢這類,好像被定了性了,你怎么看這事?

段奕宏:我沒辦法改變別人的態度。也許大多數觀眾都會給各個演員貼上標簽,作為分類。包括他們說的小鮮肉和老戲骨,可沒有人生下來就是老戲骨啊。好人與壞人不能一概而論,演員能做的,也是最重要的,是先把角色演得像個人,讓我們的觀眾相信,真的有這樣一個人,這個人就生活在我們的身邊,是最真實、有血有肉的樣子。

段奕宏 | 自卑與自信都來自于他的角色

段奕宏

ESQ: 現在身處名利場,有沒有過膨脹的感覺?畢竟當年那個毛頭小子如今已經是家喻戶曉的實力男演員了。

段奕宏:我喜歡出名,我愿意以一個著名男演員的形象出現。但說實話,不是因為他們能給我帶來什么物質上的滿足,而是因為“ 著名男演員”可以給我帶來更多的機遇。我可以因此有更多角色可以挑選,多了更多選擇,有機會看到更多劇本,觸碰更多角色,甚至可以去國外跟更多演員切磋技藝。想想看啊,你的角色像插了翅膀,飛去了國外,進入到另外一個國界的觀眾的心里,多美妙啊,實際上這并不是天方夜譚,只要你演得更好,所有人都會為你叫好的。生活是演員的孕育場,有時候你看街邊的一個不起眼的孩子都可能是個表演天才。這個高手如云的行業,膨脹是最沒有意義的事。

ESQ: 你現在會怎么給自己選戲?

段奕宏:相比于陣容啊,導演啊,片酬啊,我反而會對角色的挑選更嚴格。演戲就是演員跟角色的對話,如果我覺得這個人物立不住,就更別說演了。你看我接下來的戲不多,大概就是因為我對角色太.了。

ESQ: 大多數的時間都被演戲占據了是一種什么感覺?

段奕宏:演電影就還好,中間還是會有休息的時間,我會回家看看,也給自己放個假,算是松口氣。另外我演戲也有點兒小私心:人只能活一輩子啊,想多體驗其他人的生活怎么辦呢?演員這個職業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當你進入一個角色的時候,你就可以按照他的軌跡活一次。這太有趣了!

ESQ: 除了跟角色較真兒,生活里你還有什么愛好?

段奕宏:我不太喜歡應酬,也不太喜歡組局。閑下來在家里自斟自飲,有時候去健個身就挺好。擺弄擺弄花草,應該就是你們說的那種“宅男”吧。

ESQ: 是不是因為這一點,你周圍的人才叫你“老段”?

段奕宏:我二十多歲的時候朋友就叫我“老段”了,他們覺得我每天都在琢磨事兒,看著老成。反正我也不介意,聽著親切,有種被生活細細打磨的意思。這名兒能從二十多歲一直叫到六七十歲,挺好。

ESQ: 2019年打算做點兒什么?

段奕宏:我剛接了陳正道導演的作品《秘密訪客》,我就演那個訪客,搭檔是郭富城。我又要翻山越嶺地去跟有趣的人學習了,又有機會體會不一樣的生活,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河北快3大小走势图百度乐彩网官网 体球网足球比分 奥客彩网 湖北11选5 广东11选5加奖 排列3试机号30期 体育彩票11选5开奖 新疆25选7开奖号下载 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360 威廉希尔足球即时赔率 做彩票推广赚钱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