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快3大小走势图百度乐彩网官网|河北快3开奖结果今天和值

章宇 | 我和性感的市井生活

2018年章宇收獲頗豐,《我不是藥神》里的“黃毛兒”一角讓他幾次登上熱搜,《大象席地而坐》又讓人看到了他戲癡的一面。今年的第55屆金馬獎將他列為最佳男配角人選。《時尚先生Esquire》和章宇聊了他的故鄉和野生野長的青少年時期,揭開了這個青年在銀幕上呈現出來的干凈和仗義所為何來。

章宇 | 我和性感的市井生活

章宇

ESQ: 你對“黃毛兒”這個角色的創作欲望是什么?

章宇:“黃毛兒”身上的那些點都很輕、很脆、干凈,我想把它呈現出來。演員對角色的喜好啊,舉個不太恰當的例子,就像看到一個特別喜歡的姑娘,想占有她一樣。

ESQ: 說說你的家鄉貴州都勻吧?

章宇:都勻啊,我也不知道它算幾線城市,很秀美的一個小城市,離貴陽大概一個小時的車程,比貴陽安靜得多。都勻很小,是一個狹長型的城市,四周都是山,劍江河繞著城,依山傍水。我就在河邊長大,那河清澈見底。夏天我們在河邊一曬就是一下午,偷了西瓜來,一個猛子扎下河去,把西瓜錮在石窟窿里冰鎮,過一會兒再一個猛子撈上來,用手一劈,吃完,西瓜皮就抹在身上防曬。

ESQ: 看來你是被放養長大的?

章宇:我是廠礦的子弟,爸爸媽媽是雙職工,廠礦是一個非常穩定的成長環境,一個自給自足的生活空間,有家屬區域、子弟學校,有醫院、食堂、公共澡堂子,還有工廠自制的飲料、冰棒。從小幾乎整個廠里的人都認識你,小伙伴也很固定,很多大孩子帶我們玩,帶我們出去見世面,偷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去賣,去呲別的廠的姑娘,別的廠也來呲我們廠的姑娘,就打架。

ESQ: 你的成長記憶很有年代感啊。

章宇:沒錯,我們廠在城市邊上,旁邊都是農田和寨子,住著苗族、布依族的村民。當時我們旁邊有一個黑龍寨,每家每戶都有火槍。我們喜歡去田里玩,兩匹馬拴在田埂上,母馬在這邊,公馬在那邊發情,農民不在,我們就過去把公馬的繩一解,脫韁公馬一下沖過去,在那兒吭哧吭哧,我們很早就這么接受了性啟蒙。田里有油菜花、稻子、小麥、玉米,油菜花一摘就吃了,我們經常偷玉米、紅薯烤來吃,經常被農民放狗追。廠區和農田隔著一道圍墻,墻那邊就是自己的地兒,回到墻里面就什么都不怕了,我們每次都是狂跑到墻邊,一下翻上墻,然后隔著墻對罵。

章宇 | 我和性感的市井生活

章宇

ESQ: 小時候好好念書了嗎?

章宇:我小學太調皮了,我媽把我送到重慶一所重點初中的重點班。我媽是重慶人,當年支三線到的都勻。我是插班進去的,正在上課,沒有我的座位,一個同學生病了,班主任就把我安插到那個座位。那是個靠窗的座位,還剩半堂課,我也聽不進去,望著窗外一棵大樹,風吹著樹葉,我就恍惚了,感覺我還在都勻,我就用都勻話問同桌女孩“幾點下課”,那個女孩說“你說啥子啊”,轉頭就跟后面那個女孩學我說話,她倆一塊嘲笑我。接下來我真的一個禮拜沒有開口講話,我就覺得,不行,我要學會你的語言。

ESQ: 你想用方言融入新環境?

章宇:不這樣不行,別看貴州和四川離得那么近,他們都沒聽說過貴州,都覺得貴州窮。重慶人皮膚特別白,我小時候特別黑,黑瘦黑瘦的,我們年級有14個班,每天課間好多女孩沖過來,在教室門口指指點點, “那個那個,就是那個,哎呦,好黑啊”,跟看猴似的。

ESQ: 你當時受女孩歡迎嗎?

章宇:當時給我寫情書的女孩確實挺多的。但是她們這樣讓我不舒服,我覺得當時我處于一種失語狀態,那是真的失語。一禮拜之后,我再開口說話,就說了一口重慶話。

很快,我跟他們就熟了,結交了一幫狐朋狗友,就是班上最皮、最廢的那群人。后來我媽又送我去都勻市里念重點高中,結果軍訓報到第一天,我從廠里到市里,一路上就有五六十個人分幾撥來堵我,都是以前結下來的梁子,我就被猛揍了一頓。但是不到一年,當時動手的七八個人,一個個被我逮出來,全還了回去。后來我還能考上大學,簡直讓爸媽喜出望外,他們感覺我實在不可能上大學,已經安排好了讓我去當兵,他們管不了我,就想讓部隊管。我覺得也行,當兵就當兵唄。

ESQ: 當時你想學表演嗎?

章宇:我從小有表達欲,也有表現欲。但是我害羞,也沒有找到出口,沒有找到好的方式,以前覺得只有使壞能滿足荷爾蒙,我的精力都揮灑在各種沒溜兒的事上了,揮霍青春。但是接觸到表演以后,我終于找到一件事,我愿意為它去投入,我愿意為它花心思。

章宇 | 我和性感的市井生活

章宇

ESQ: 沒想到你被表演治住了。

章宇:對,因為表演突然給了你一個名正言順的舞臺,還有角色,還有任務。你得交一個東西出來,你得花工夫琢磨、去試、去練,一次一次地接受觀眾的審判。其實表演就是你通過你的角色、你的表演跟觀眾做一場較量,看你用你的方式能不能征服他們。它充滿了挑戰,充滿了魅力,過癮!

ESQ: 表演給你帶來了什么改變嗎?

章宇:表演讓我變得溫柔,讓我慢慢打開另外一只眼,你會感覺生活中有些東西變得不一樣,原來自己平時錯過了那么多細節,然后你發現這個世界變豐富了,自己變專注了。其實表演就是對人的研究,對人性的剖析,讓我更了解自己,越來越細密地體察自己的情緒、心思、意識包括潛意識,原來我是這樣的。然后你又反射出去,對身邊的人也越來越理解,有了理解就會更寬容。

ESQ: 畢業之后,你進了貴州省話劇團?

章宇:別看它只是地方上的話劇團,很多人找關系想進去,為的是一個正式編制。我那一屆招了4個人,另外3個都是貴陽文藝圈的世家,有人教,唯獨我是野生的路子考進來的。

ESQ: 剛進話劇團時能演上主角色嗎?

章宇:我沒演過配角,演了很多男一號。趕上話劇團當時缺少新鮮血液,出現了斷層。排的很多戲是主旋律的,但我當時真的練就了一個本事,我參與創作,從劇本到人物,把主旋律題材做得有血有肉,我的信念感也就是在那時候培養起來的。團里演出不算多,大部分時間是閑著,我有很多兼職,而且都是下午,早上的活兒我都不接。那三年非常舒服,不缺錢,那些在很好的單位的朋友還跟我借錢。那時所有到貴州拍戲的劇組也都會找到我,我就開始參與電影,做副導演。

章宇 | 我和性感的市井生活

章宇

ESQ: 后來為什么離開了話劇團?

章宇:后來就不好了,因為我演的劇拿了獎,就不停地巡演,不停地重復。我受不了這個,我希望每次都有一些改進,我總覺得它還可以更好。不行,那些老演員不愿意。本來我進貴州省話劇團,是想著一年轉正之后我就拿著工資去北京。沒想到,日子過得太安逸了,一晃就三年。直到那次巡演讓我實在受不了了,有一天我翻以前寫的日記,看到有一頁只有一句話:2008年,我應該在北京。那是我在北京申奧成功的那一天寫的。我想,我在干嗎?我在這里待著,就像打游戲升級一樣,待上幾年,就從國家四級演員升到國家三級演員,再待幾年,又從國家二級演員升到國家一級演員,又能得到什么呢?不對,得走。大概過了十天,我就來北京了。

ESQ:扔掉鐵飯碗來北漂,為什么?

章宇:就是為了電影,其實真正滋養我的是那些偉大的卓越的經典的電影。話劇的那種享受特別當下,特別立竿見影,面對面的。但電影這種媒介更像書籍,它能留下來。

我看上個世紀30年代、50年代那些電影,比如《正午》啊,《大路》啊,《日落黃沙》那些,我依然感動。如果有一天我能拍出一個這樣的片子,那我覺得我沒白活。

ESQ:這些年你在電影里的角色以小人物居多,是你選的嗎?

章宇:從社會屬性上來說,底層居多,煙火氣重。我一直認為,市井里的生活才是大寫的生活,它比那些高端的精致的生活更大、更龐雜、更粗糲、更扎實,它藏污納垢、藏龍臥虎,呈現出來的性感也帶有市井的氣息。

河北快3大小走势图百度乐彩网官网 最准特马网站资料2018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 福彩3d跨度走势图彩吧 新版体球比分 金彩彩票群 捕鱼小游戏 北京赛车pk1o 七星彩规律表图表 天津快乐10分 山东11选5任选遗漏